长沙酒店海选服务

  “上海,你感悟大道韵律后,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莫少修一脸迷惑,目光连续扫量了几遍。
  无论从哪里看,上海都和原本一样,气息没有变化,外貌也没一点改变,更没想象中那种顿悟之后的提升感,唯一不同的是,原本深邃而略带锐利的眼眸,此刻变得有些暗淡。
  一眼看过去,外貌本就一般的上海,若不注意盯着,很容易就将他给忽略掉了。
  “没有变化吗?”
  上海摸了摸自己的脸,淡淡一笑,至于有没有变化,暂时只有他一个人清楚而已。
  “变了。”
  血杀盯着上海许久,才艰涩的吐出这两个字,望过去的目光带着一丝怪异和羡慕之色,以他身为绝代凶魔副魂的见识,竟然还要多看几眼,才能确认出来,说明上海的变化太过于隐秘了。
  “变了?”莫少修一脸迷惑。
  血杀不愿再多说什么,说得太多,只会泄露太多,对于他来说,上海的变化确实足够令人惊奇的,并非是实力的增长,而是某种由内自外,自然而然的变化,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返璞归真,虽然还未达到这种程度,但至少已经有了初步的雏形了。
  别人看不出这种变化,血杀自然能看得出来,也明白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哪怕是他在看到上海第一眼的时候,也自然的将上海彻底忽略过去,就像是地上的杂草或是碎石,给人感觉相当不起眼。
  不起眼,普通,容易被忽略,对别人来说,或许没什么,但连血杀这等拥有万年记忆的老魔,竟然都直接将上海给忽略过去了,甚至连多看一眼的念头都没有。
  换做其他人的话,就算看到上海,也不会将他放在心上,更不会想去多看第二眼,不引起注意,自然就不会遭受到别人的警惕和关注,这是一项非常不错的优势。
  但对血杀来说,却是令他心震不已,复杂的目光不时的扫量着上海,这位所谓的主人,二十岁都不到,竟通过一次大道韵律的感悟,触摸到了自然之道的门槛,这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行了,距离圣炼结束还有三天时间,我们赶紧出发吧。”上海摆了摆手,率先走在前方。
  一行四人,包括天魔分身在内,朝着圣坛所在的方向赶去。
  虽然圣坛游历在圣山之外,但若是齐聚五行圣根拥有者,并以之进行导引的话,它就会浮现出来,圣坛浮现之后,将会因此而产生诸多异象,倒也不是很难找寻。
  距离神树百里外,五道巨大的光柱从地底直射入天空中,颜色分别为青、红、灰、黄和蓝。
  这五种颜色相互环绕在一起,上方的远古圣文,如同活了一样,绕着光柱来回转动,彼此接洽,源源不绝。
  “当初布置出这圣坛的五大圣祖实力果然可怕,恐怕已快达到神道境界了,竟借用天地五行相生相克之道,加大阴阳天道,糅入圣山这一界中,两者相依相偎,相存相生,遗留万载而不灭……”血杀望着那远处的五道光柱,满脸的感叹和向往。
  “神道境界?”上海不由问道:“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天道境界之上,最为接近神的境界,据说只要堪破神道,就会化羽成神,与天地同寿,但这境界,哪怕在万古时代,也是屈指可数,任何一位都拥有着神鬼莫测的威能……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主魂最高境界也不过才达到天道初境而已,难以揣摩神道境界的实力。”血杀说道。
  “主魂才天道初境?”上海有些讶异。
  “你以为天道初境很弱?”血杀似乎看出了上海的想法,不由冷声道:“天道初境,哪怕是刚踏入,也足以剿灭整个极境之地,任何一位天道初境的高手,都可以运用天道之威,纵使极境之地的五名灵圣境界高手出手,也难挡天道初境高手的击杀。”
  “灵圣境界,不是天道境界吗?”上海疑惑道。
  “无知,灵圣境界只是刚获得天道的承认而已,只能临摹天道之威,能和已经掌控了天道之威的天道初境高手相提并论?这本就是两个差距极大的境界,竟被你们混为一谈,不过也是,极境之地的五大族早就已经没落多年了,天道初境高手从未出现过,自然不知灵圣境界和天道初境的区别。”
  “原来还有这种区别……”
  上海今天倒是长了一些见识,没想到每一个境界会有如此详细的划分,而且所掌握的威能,差别极大。
  莫少修没有说话,倒是目带讶异的看着血杀,此人本就给他感觉相当怪异了,现在又知晓这么多东西,更为古怪的是,对方与上海的关系,既不像朋友,又不像兄弟……
  圣坛入口处位于百里外,倒是不远,三人很快就赶到了,那是一片巨大的白玉平台,千丈宽,上方刻满了五行族的圣文,在圣坛的中心位置上,耸立着五座祭台。
  冲天而起的五色光柱,正是由这些祭台射出的,在这祭坛中央,站着三男两女,这五人正是金魄王等人,他们单手扶在祭台上,身上的圣纹与祭台相互连接在一起。
  祭坛的边缘处,聚集了两百余名各族的年轻高手,这些人丝毫不掩饰身上的气息,一个个气血汹涌,气息十足,最差的都差不多接近妖孽层次了,最强的不在金魄王等人之下。
  只是这个时候,祭坛上的一层光膜,将众人遮挡在外,这些年轻高手们一个个气势汹汹,恼怒交加。
  “金魄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凭什么将我们挡在外面?”
  “我们来自各个部族,圣祖遗物本就是五大部族所有,你们身为王族,有这个资格?难道我们就没资格了?圣祖曾言,无论王族、望族或是普通部族,都是圣神的子民。”
  “对!快打开,放我们进去。”
  若不是光膜阻挡,这批年轻男子高手早就已经冲进去了。上海三人悄悄的站在后方,除去血杀吸引了几道目光外,其余人都没有理会,现在这个时候,也没人会去理会那么多。
  金魄王收回了手,圣纹再度返回他的身上,相比起当初,圣纹不但密布的更多,而且也越加清晰,一道金芒闪过,在场不少人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出现在了光膜外面。
  “金魄王,你终于滚出来了。”
  “快打开光罩,让我们进去……”
  在场的年轻高手们,纷纷叫嚷起来,一些脾气暴躁者,已经开始凝聚力量,准备出手了。
  “都给我闭嘴。”金魄王冷声一喝,身上圣纹暴涨,九道拇指粗细的金芒在身前横扫而过,站于前方的三十余名年轻高手刚运起功法抵御,立即被金芒给当场洞穿了四肢。
  啪啪……
  三十余名年轻高手,全部被震得倒退出了两丈之外,有些实力稍弱的,被当场震得昏死过去。
  顿时间!
  周边还在叫嚷的年轻高手,纷纷安静了下来,望向金魄王的目光,充满了震惊和忌惮,要知道,能够留到现在的年轻高手,哪一个不是实力超群之辈,最差都是接近妖孽层次的。
  之前也有与金魄王交过手的,但是当初的金魄王可没这么恐怖的实力,一些有见识的年轻高手,这才注意到了金魄王身上的圣纹,虽然只是比以前浓密了一些,清晰了一点,但蕴含的威能却是超过了以往。
  “金魄王他们竟然借用圣坛,将五行圣根彻底激发了……”莫少修面露吃惊,目光透着深深的忌惮之色。
  “实力比起之前更强了……”
  上海认同的点了点头,之前与金魄王他们交过手,如今再见,对方的实力竟然拔高了一截,如果当时金魄王等人是这般实力的话,纵使有魔臂相助,也只能给他们带来一些麻烦罢了。
  以金魄王等人现在的实力,哪怕是灵师二境的高手,也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他们,不得不说,金魄王这一手,确实震慑了当场。
  “本王没说不让你们进入圣坛,只是现在尚还缺七百余枚圣令,圣坛未能完全开启,所以等一下你们得将圣令交上来。但是,圣坛也不是谁都能进的,只要自认能接下本王一招的,就有资格进入圣坛。”金魄王淡漠的扫视着众人,浑身圣纹环绕不断。
  在场年轻高手,顿时面面相觑,联手冲入进去?这不太现实,金魄王一人的一击都能击倒三十余名高手了,若加上其余四人,横扫当场倒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我们有没有这个资格?”
  一道浑厚的嗓音传来,一名布满火纹的壮硕男子大步走来,此人体外散发出浓郁的热力,连气流都被烧灼得呲呲作响,赤着的大脚踩在地上,竟留下一个个因烧灼而散发着青烟的足印。
  在男子的后方,还跟着六名男女,这六人的气息比起壮硕男只是稍弱一筹,他们身上同样布满了火纹。
  “焰山!”金魄王眼微微一眯,旋即点了点头,“你们有这个资格,可以进去了……”
  名为焰山的壮硕男子面无表情,带着六人与金魄王擦肩而过,轻而易举的步入到了光膜后方。
  “金魄王,不知我的资格如何?”
  一道狂笑传来,只见一柄黝黑的弯月刃激射而来,落在地面上后,化为了一名年轻男子。
  “青一剑?进去吧。”
  金魄王只是看了一眼,就没再多说什么。
  对于这两批人的进入,在场的年轻高手们并没多说什么,他们自然看得出来,无论是哪一批,实力都在他们之上。
  “我们呢?”一批二十名自认为实力不错的年轻高手走了上来。
  “滚!”金魄王冷喝道。
  “金魄王,你别欺人太甚……”
  话还未落下,九道金芒再次出现,二十名高手纷纷被洞穿到底,为首开口的那名年轻高手,更是被当场击杀,原本还有一些想法的年轻高手,顿时没有了任何想法。
  随后,一批穿着黑色兽皮的年轻高手上前了,被金魄王允许进入里面,前前后后还有一些穿着古怪,但是气息强盛,实力非常不错的高手,也获得进入里面的资格。
  “我们可以进去吧?”莫少修走上前,在他身后则是血杀和上海等人。
  “你们……”
  金魄王眼瞳一缩。
  站于最里面的炎玄王脸色当即冷了下来,目光定在了天魔分身上,眼神透出无比的怨毒之色,至于旁侧的上海,被他下意识的忽略过去了,他猛然站了起来,原本盘绕在祭坛上的圣纹,全部返回到他身上。
  火光闪烁,炎玄王出现在了光膜外,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天魔分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