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TW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莫少修神色凝重,暗中蓄积力量。
  毕竟,炎玄王可是被上海一招击伤,此人性格本就狂妄,让他咽下这口气颇为不易,现今利用圣坛再度激发火圣根,实力暴涨之下,难免不会在此刻大打出手。
  炎玄王冷哼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天魔分身后,收回了目光,转身化成火光落回到祭坛后。
  “进去吧。”
  金魄王淡淡一笑,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血杀。
  天魔分身面无表情,率先走入其中,上海耸了耸肩,紧跟而上,不过心底却是暗暗提高了警惕,这炎玄王虽看似狂妄,但却也懂得取舍之道,双方在此刻大打出手,对谁都没好处。
  毕竟,金魄王等人早已得罪了后方的那些年轻高手,虽然暂时震慑了他们,但这些人却不会轻易死心,主要是因为没人愿意当出头鸟罢了,若是双方大打出手的话,那些年轻高手肯定会趁乱出手。
  到时候,吃亏最大的还是金魄王等人。
  之所以放焰山等人进来,是因为这些人是真正有实力的年轻高手,若是不放他们进入,一旦联手起来,哪怕是金魄王五人,不敢轻言能够击败他们。
  刚踏入光膜,上海就察觉到有不少目光集中在天魔分身上,这些目光神色各异,大部分都是在揣测着对方的实力,毕竟,能够获得圣祖传承之物的最强有力的竞争者,都是能够踏入圣坛的人。
  “她也来了?”
  上海瞳孔微微一缩。
  在一处角落内,一名身着白色素衣,周身荡漾着圣洁气息的女子静静的站着,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一位梦中的女子。
  虽然已不再去想,但每次见到她,心底多少总会有些荡漾,毕竟那一夜的疯狂,不可能轻易就抹除的。
  这时!
  女子也投来了目光,当看到天魔分身的时候,柳眉微微一颦,迅速扫过一旁,第一次忽略了上海,当第二次扫来的时候,她的目光才定在上海的身上,眸子中闪过一丝错愕。
  “妃萱!在看什么呢?”旁侧一名衣着华贵,头戴锦冠,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问道。同时顺着目光望去,当看到天魔分身的时候,眉头皱了皱,神情上颇有些不悦。
  “没什么。”司妃萱当即收回了目光,神色再度变得冷漠起来。
  年轻男子不以为意,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而是盯了天魔分身一眼,然后收回了目光。
  “你认识她?”
  莫少修见上海盯着不远处的女子,不由开口问道,语气忽然带着些许莫名的酸味。
  “见过一两次,你知道她的身份?”上海下意识问道。
  “她?听说是水皇失踪多年的大女儿,近期被封为水天郡主,是水凝郡主的姐姐,身边那一位是木皇的三儿子,名为木帝尊,有传闻称,此子已学成木王一族至高功法‘源木心诀’,那是传承自万古岁月由木圣祖所创的神功,就连他的兄长,去年圣炼获得首位的木帝临都未能学成此功,不要小看此子,他的实力恐怕还在我之上。”
  “‘源木心诀’比起‘修罗血刀’,哪一种更强一些?”上海继续问道。
  “‘源木心诀’共有九层,若修到第三层的话,威力相当于‘修罗血刀’的百煞,如果算修炼到最高层次的话,‘源木心诀’自然比不上‘修罗血刀’。”莫少修说道。
  上海没有再问下去,因为莫少修的意思很清楚了,“修罗血刀”是越到后面,威力越强,“源木心诀”前期要占很大的优势,只要修炼到第三层,就相当于百煞之威了,但是限制性要高一点,因为这部功法只有九层,远不如“修罗血刀”后期。
  “有没有发现?”上海通过契约传音给血杀。
  “没有!”
  血杀说道:“不过我感觉到,他应该就在这附近,具体在何处,我暂时还不清楚,那个副魂掌控的力量比我还强得多。”
  上海没有再说什么。
  “时辰差不多了,圣令还缺七百余枚,请诸位将圣令放到祭坛上,我等好开启圣坛。”隆岩郡主开口说道。
  位于祭坛内的年轻高手等人没有多说什么,纷纷将圣令取了出来,放入到祭坛中,虽然集齐了六百多枚,但还差一百枚圣令。
  “你们也将圣令交上来,本王给你们个机缘,圣坛开启后,这五行光罩会维持一刻钟,只要过一刻钟,你们就可以随意进出圣坛,至于能不能获得圣祖传承之物,只能看你们个人的气运了。”金魄王对前方的各部族年轻高手说道。
  这些年轻高手面面相觑,迟疑了片刻后,开始有人将身上的圣令掏出来,递给了金魄王,有人行动了,自然后面就会有人跟着拿出圣令,毕竟他们不是没有机会,只是金魄王等人比他们早一刻钟进入圣坛内罢了。
  虽说先进入者,会有较大机会获得各种宝物,但也可能两手空空,说不定后入者有机会获得重宝呢,这都只能看个人机缘。
  收集了剩余的圣令后,金魄王二话不说,返身回到祭台附近,将手上的圣令全部放入了祭台内。
  当最后一枚圣令落下的刹那,整个祭坛轰隆隆的剧烈晃动了起来,五行光柱涨大了一倍有余,射出的五色光芒,迅速交汇在一起。
  天空中各种异象连连,狂雷怒闪,烈日悬空,皓月生寒等等,诸多异象相互重叠,蔚蓝的天空猛然一变,化作浩瀚星河,点点星辰,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恐怖威能,看得众人心颤不已。
  呲……
  浩瀚星河碎裂。
  一波闪耀着密集电弧的光门,出现在祭坛中央。
  “圣坛开启了,我先行一步了。”青一剑身形化作弯月黑刃,抢先一步冲入了光门之中。
  金魄王五人当即收回圣纹,纷展神通,掠进光门内,其余人二话不说,也赶紧抢先进入,虽然说获得圣祖遗宝要靠机缘,但谁又能保证,遗宝不会放在入口处?
  等待了片刻,进入里面的高手都差不多后,上海才带着血杀等人踏入到光门内。
  一行人都有过传送经验,所以也没太多的不适,眼前一黑后,身体迅速消散,等他们恢复视野的时候,才发现正处于一个密道中,上海立即感知了一遍周边,却没发现有其余人在。
  “他应该也进来了,只是没算到这个古传送阵取用了五行之道,传送方位不确定,所以没办法对我们进行伏击。”血杀传音说道。
  “莫少修呢?”
  上海眉头一皱,除了他和血杀外,莫少修却是不见了踪影。
  “应该是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这五行之道能通灵识,我们能在一起,应该是远古主仆契约影响了五行之道传送。”血杀说道。
  “希望还能遇到他。”
  上海叹了一口气,与莫少修虽是萍水相逢,但此人的心性还算不错,至少可以结交,只是这圣坛内年轻高手众多,之前他又受了重伤,若是遇到金魄王等人,恐怕会陨灭在此地。
  如果在一起的话,还能庇佑一二,现在分开,莫少修只能自求多福了。
  这密道有些长,像是在地底里面开拓出来的,岩壁有些粗糙,但在上方却布满了源自于远古的圣文,这些文字是五行族世代相传下来的,由于年代久远,现今懂得圣文的人已经不多了。
  行走了近半个时辰,密道深处终于有了光源,一行人快步沿着光源方向走去,当走到尽头,看到眼前的光景,上海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连面无表情的血杀都禁不住为之动容。
  密道的尽头,乃是一处位于高空中的崖壁,下方几乎见不到底,厚厚的云层如同浪涛般,滚滚而过,一些密云交击的地方,不时闪烁着慑人的狂雷。
  远处!
  一座座的小型岛屿,漂浮在云层之上,放眼望去,至少有上千座之多,这些岛屿小的只有十余丈宽,大的上万丈之多,令人震惊的是,在这些岛屿上,布满了一座座的古墓。
  小的古墓只有一丈左右,大的如同宫殿一般,每一座古墓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圣文,这些文字似玄龟,又如蛟龙,仿佛活了一样,神光绽放,不断的在古墓上方游动。
  大部分的古墓都是完好无损的,只有一小部分裂开了些许缝隙,源自远古的磅礴妖邪气息,偶尔从缝隙中溢出,密布的云层下方,神雷狂闪而至,妖邪气息瞬间荡然无存。
  这些都是小型古墓的妖邪气息,而那些大型古墓的妖邪气息更是恐怖,竟能抵御神雷轰击,不但不灭,还吸纳神雷之威,意图消除古墓上的圣文,但圣文上蕴含着远古道韵,直接将妖邪气息抹除了。
  上海心脏狂跳,有些抱怨自己的五感为何会这么敏锐,这些古墓内都蕴含着极为恐怖的气息,最小的古墓气息,都不弱于外面祭坛的绝代凶魔,这还是最小的,大的那些古墓,气息更加惊人。
  “这里真是五行族的发源地?”上海不仅怀疑,眼前这大大小小上千古墓内,全都是远古凶魔般的存在,如果不是圣文封住了妖邪气息的话,恐怕这里将会变得魔气滔天。
  “原来万古封印之地,竟放置在圣山的圣坛之中,难怪世人都知封印之地在极境之地,却无人得知它到底在何处……”血杀声音有些发颤。
  “万古封印之地?”
  “准确来说,是封魔之地。”血杀眼睛不转,紧紧盯着眼前的上千古墓,躯体竟不住的颤栗起来。
  “封魔之地?这里就是封魔之地?”上海震惊道。
  对于封魔之地的传说,他从天罡宗的玉简上也了解到一些,在万古岁月之前的远古时代,大荒并非是由道宗统治的,远古邪魔和圣宗所统治,一南一北,将大荒分成两个部分。
  能以一宗之力统御整个北荒,可见圣宗的强大之处,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圣宗被灭,万千远古邪魔被封入一隅,而被封印之地,就称之为封魔之地,万载岁月过后,封魔之地成为了传闻,只有在一些野史或是远古传承中,才能有幸得知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