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CL

女子眉黛如柳,眼眸水波流轉,極是動人,一身金縷紫紗長裙,將其曼妙的身姿徹底顯露而出,飽滿而圓潤,該多的不多,該少的不少,甚是妖嬈。
  頸部和臂彎透出的冰肌玉膚,像是羊脂白玉般,煥發著淡淡的神華,更為吸引人的是她的一對足部,修長耿直,十隻腳趾圓潤剔透,精巧無比,宛如上蒼締造的藝術品,美不勝收。
  一對銀鈴,束在腳踝上,不但沒有減弱這一對完美足部的美感,更是增添了些許俏皮和嫵媚。
  “紫狐?”上海盯著紫衣女子。
  “你倒是不笨。”
  紫衣少女嫣然一笑,虛空踏步而來,每一步都充滿了妖嬈的味道,但卻與墨嬌的狐媚不同,紫狐是純粹的妖嬈,屬於媚骨天生那種,每一個細微的舉動,都充滿了萬種風情。
  “你這次到來,不會又給我帶來麻煩吧?”上海警惕的盯著紫狐,心下卻是暗驚,昔日見她與墨嬌一戰,展現出來的戰力不過才只有靈王二境而已,如今他卻看完全看不透對方。
  縱使他無法發揮出威能,但他的境界卻是在的,以靈聖境界都無法看透紫狐,那說明此女的實力遠遠超乎了自己想像之外,甚至可能是天道境界的高人,很顯然,當初與墨嬌一戰,紫狐可能是故意落敗的。
  她為何這麼做?
  上海始終想不明白,不過每一次紫狐的出現,總不會有好事,而且似乎每一次都是專門針對自己,如果自身實力強過對方,還能出手擒拿,如今對方真正實力遠超自己,在沒完全了解對方的真正實力之前,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好。
  最主要的是,自從紫狐出現後,老不死就沒聲息了,很顯然,這老傢伙察覺到了她可怕的實力,暫時躲起來了。
  對於紫狐的真實身份,上海心中充滿了疑惑。
  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上海都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氣,這股味道令他禁不住生出一絲躁動。
  “難道我每次來都會給你帶來麻煩麼?早知道我就不來了。”
  紫狐嗔怪的白了上海一眼,風情萬種的模樣,足以令大部分男人為之傾倒,吐出的香氣,更是誘人無比,微啟的紅唇,令人心動不已。
  上海心神一動,有股撲上去的衝動,特別是在看到那一對徹底袒露出來的修長美足的時候,更讓他心動。
  “那你這次來,又有什麼事?”
  “沒事就不能找你?”
  紫狐媚眼如絲,貝齒輕咬著下唇,兩腮漸漸透出一絲微紅,這副嫵媚的模樣,幾乎無人能夠抗拒,而且言語之間帶著一種特別的意味,這是個害人的妖精啊。
  “當然可以,如今已快入夜,長夜漫漫,孤身一人難免會感到寂寥,而你入夜之際前來,不會是想……”
  上海自然而然的伸出手,原本以為她要躲避,卻沒想到她沒有躲避的心思,芊細而修長的五指,嫩滑無比,觸手之下,給人一種軟弱無骨的感覺,他情不自禁的捏了捏,同時伸出左手,就要抱過去。
  紫狐微微一掙,嫩手滑了出來,不經意的側身一避,躲開了攬來的大手,隨後輕輕點了一下上海的額頭,笑罵道:“你想得美。”
  被掙脫開來,上海沒有感到意外,因為他是故意這麼做的,主要是了解紫狐到底來這裡,是不是想要對付自己,現在可以肯定,對方沒有敵意,心中頓時稍寬了一些,至少紫狐現在不是她的敵人,至於以後?只能以後再說了。
  “說吧,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上海說道。
  “好吧,不逗你玩了,這次來找你,確實是有一件事。不過,你的成長,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竟在短短四年之內,就突破到了靈聖境界。不但驚動了整個東荒的,竟還得到了玲瓏玉棺這等絕世古器,看來我得對你刮目相看了。”紫狐微微一笑道。
  “你是為了玲瓏玉棺來的?”上海眉頭一皺。
  “不!雖然玲瓏玉棺是絕世古器,但卻不是我能駕馭得了的,如果我可以駕馭的話,倒是不介意從你那取來用一用。”紫狐說道。
  聽到這句話,上海眉頭皺得更深了,他感覺到紫狐似乎知道玲瓏玉棺的秘密,但又或許不知道,想套自己的話而已,玲瓏玉棺的秘密是不能道出來的,一旦洩露出去,將會驚動整個大荒。
  如果大荒世界各大勢力知道至邪的蓋世人物就沉睡在玲瓏玉棺內的話,絕對會為之瘋狂的。
  沉睡萬古的蓋世人物!
  而且還可能是遠古的古族之人,那可是不比玲瓏玉棺差多少的絕世寶物,這加起來就是兩件絕世至寶了,屆時各大勢力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來奪取,而擁有玲瓏玉棺,還有神秘小鼎的上海,將徹底成為眾矢之的,最後結果不是被各大勢力擒拿,就是被當場震殺。
  無論哪一種結果,都不是他想要的,所以哪怕是死守玲瓏玉棺的秘密,也絕不會告訴第三個人。
  對于玲瓏玉棺的話題,上海沒有再多說一句。
  “這次我前來,是要告訴你一個重要的消息。”紫狐說道。
  “什麼消息?”
  “遠古地魔之體的擁有者,已經來到東荒了。”紫狐語氣很平淡,但聲音卻有些發沉。
  “遠古地魔之體……”上海心底大震,詫異的看著紫狐,“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當然是那個醜八怪告訴我的了。”紫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醜八怪?”上海一怔,旋即想起了什麼,趕緊問道:“是仙奴告訴你的?”這個女子來歷更為古怪,但曾經與他的天魔令有過莫名的聯繫,能夠讓天魔令產生聯繫的,二者必然有著一些獨特的關聯。
  既然是仙奴說的,那也沒什麼奇怪的了,說不定這個與天魔令有聯繫的更為神秘的女人對太古戰體比自己了解的還多,她到底真正身份是什麼?為何她會知道這麼多?而且屢次相助自己,她與紫狐是不是同一個人?
  上海按捺住內心的疑惑,他沒有去問,因為就算問了,紫狐也不會告訴他,除非擁有強過於她們的實力,或許那個時候,就是解開自己心中諸多疑惑的時候了。
  “沒錯,所以讓你小心一些,遠古三魔之體,相互之間有特殊感應,如果你被遠古地魔之體找到的話,你絕對活不過明天,所以你若是遇到他,盡量有多遠就離多遠。”紫狐告誡道。
  “遠古地魔之體實力有多強?”上海不由問道。
  “靈聖境界巔峰。”
  “原來只是靈聖境界巔峰,我還以為是天道境界,以我現今實力,縱使不敵,也不會這般輕易落敗吧?”上海瞇了瞇眼。
  “早就猜到你會這麼說。”紫狐說道:“那個人不但擁有遠古地魔之體,而且還獲得了一名萬古歲月時赫赫有名的聖主的全部傳承。”
  “聖主的全部傳承……”上海一怔。
  聖主的全部傳承代表著什麼,與老不死待了那麼久,他早已了解到了這一點,現今的聖地傳承,大部分都是聖主開創的,不過隨著傳承越加久遠,聖地起起伏伏之下,如今的聖地內,真正的聖主傳承已經不全了。
  縱使是缺失的聖主傳承,也足以讓一大聖地鼎立,如果是完整的聖主傳承的話,將可以重新開創一個聖地,聖主的全部傳承,代表了聖主一生所學和所悟,無論是誰獲得,只要資質不差,都能有機會問鼎神道境界以上。
  畢竟,沿著聖主修煉過的路,比起自己摸索要快上不知多少倍。除此之外,聖主所擁有的強大秘術,還有各種可怕的神通,都是各大勢力夢寐以求的,任何一項都足以令諸多高手為之瘋狂,哪怕是神道境界的大人物也不例外。
  “除此之外,這地魔之體的擁有者還是中荒聖道殿的少殿主。”紫狐語不驚人死不休。
  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
  中荒聖道殿,那是中荒的三大聖地之一,雖然與東荒的北境聖地這些一樣,都是聖地,但是東荒三大聖地加起來的底蘊,都比不上聖道殿的一半,如果聖地有排名的話,聖道殿絕對是頂尖的聖地,而北境聖地只能位居末流。
  而且!
  中荒三大聖地,無一不是從萬古歲月遺留下來的,能夠經歷那麼多年,並還依舊強大,足以說明這些聖地的可怕之處,從萬古歲月以來,東荒的聖地崛起的有不少,殞滅的也有不少。
  萬古歲月至今,聖道殿不知積累了多少底蘊,勢力之強,根本無人能夠揣測得到,更何況,中荒被稱之為大荒世界修煉者的發源地,可想而知能夠成為那裡的頂級勢力,聖道殿有多麼的強盛。
  “就算來者是聖道殿的少殿主又如何,我上海未必怕他。”上海目露堅毅道。底蘊和身份是比不上,但他卻不認為自己比這個聖道殿的少殿主弱,若是達到同等境界,誰輸誰贏還是未知數呢,而且他是靠自己起來的,這位少殿主背後多少都有聖道殿的支持。
  “那得看你以後的能耐了,不過如今你還真惹不了他,雖然他只有靈聖巔峰的實力,但他卻是曾有過斬殺天道境界高人的功績的。”紫狐提醒道。
  “斬殺天道境界高人……”上海心中一震,天道境界的實力有多可怕,他是親身體會過的,如果達到靈聖巔峰,加上殘神術,天魔九殞,以及諸多手段的話,倒還有斬殺的機會。
  越境界斬殺對手,而且還是靈聖巔峰斬殺天道境界,放眼整個大荒世界,也就只有至高聖主們年輕的時候有過這等驚人的功績。
  上海也曾想過等以後打到靈聖巔峰後,拿在妖魔戰場與自己有仇的那位天道境界高手試一試的,去沒想到有人竟比他還快一步,早已斬殺了一名天道境界的高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