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SX

千沙門禁地中!
  一名老者盤膝坐在萬煉金沙中修煉。
  狂舞的萬煉金沙,漫天飛舞,在他的周身化作了天然的防護屏障,金屬道韻橫生,源源不絕的道紋在數不清的金沙中浮現,若是注意看的話,會發現這些道紋有九百多道。
  “沙道友單手竟可凝聚九百道紋,看來破入天道初境,已經不遠了,真是可喜可賀啊。”一道渾厚的聲音從禁地外傳來。
  “是哪位道友來訪,還望出來相見。”沙姓老者神色一變,因為對方的靈識不止強,而且竟悄然無聲的湧入,他都沒能察覺到,這說明來者在靈識的運用上遠遠高於他。
  “哈哈……多年不見,沙道友莫非已經忘了在下了?不過身為千沙門的太上長老,要處理的雜事不少,都已過了六十年了,不記得也很正常。”虛空微微抖了一下,一名兩鬢斑白的中年男子出現在虛空中。
  “薛道友……”
  沙姓老者滿臉震驚和欣喜,衣袖迅速一甩,九百道紋化為了虛無,漫天席捲的萬煉金沙也沉降了下來。
  “沙道友!別來無恙吧。”薛姓男子麵帶微笑的拱了拱手。
  “意外,實在太意外了,薛道友,沒想到沙某還能見到你。”沙姓老者語氣平復了下來,“當年你我共闖玄雷獄這等絕世兇地,只為探得機緣,而你無意踏入第二層,在外等你一個月,尚未見你歸來,我還以為你……”
  “以為我死了?”
  薛姓男子無奈一笑道:“你這麼想倒是沒錯,昔年你我二人不過才靈聖境界,與其餘道友一同闖第一層都受損不小,以靈聖境界的實力誤入玄雷獄第二層,絕對是有死無生。”
  “那你?”
  “那日我也以為自己死定了,豈知第二層中還有一線生機,有一座古傳送陣,在重傷之際,我將之開啟傳送了出去。”薛姓男子輕嘆了一口氣,想起昔日的那一幕,他依舊有些心有餘悸。
  “既然你已脫身,為何不來找我?”沙姓老者問道。
  “我也想來找你,可是我並不在東荒,而是被傳送到了南荒……”薛姓男子苦笑道。
  “南荒……竟橫渡了一個區域,玄雷獄第二層的那個古傳送陣應該是遠古流傳下來的極為罕見的跨域傳送陣了,難怪你一時之間無法回來,原來是到了南荒去了,不過以你當時實力,縱使橫渡回來,也不過三年五載而已,也無需六十年光景吧?”
  沙姓老者接著說道:“既然薛兄回來了,不如入我千沙門如何?有薛兄相助,我千沙門定能在百年內成為一大宗派。不知薛兄意下如何?”
  “沙道友,實在抱歉,在下已有宗傳了。”薛姓男子歉意的笑了笑。
  “宗傳?”
  沙姓老者微微錯愕了一下,旋即遺憾道:“既然薛道友已有宗傳,那沙某也不再勉強了,不知薛道友加入的是哪個大宗派?莫非是九大派?以薛道友的實力和能耐,應該能勝任大長老一職了。”
  “大長老?”薛姓男子苦笑的搖了搖頭,“如此高位,我哪敢奢望啊。”
  “連大長老都不是?莫非是長老?”沙姓老者吃驚道。
  “實話告訴沙道友吧,在下的身份只是一名大執事而已。”
  薛姓男子說道,雖然他的語氣平靜,但神色間卻沒對自己的身份有何不滿,反而有些許欣慰之色。
  “大執事?以道友能耐,竟只是一位大執事而已……”沙姓老者說話間,這才注意到薛姓男子黑色長袍的質地,雖然看起來普通,但內裡蘊含寶光,顯然是一件寶物。
  除此之外,在中年男子的袖口竟還刻著一道淺淺的紋絡,看起來淺,可卻是極為深奧,中年男子的一舉一動之間,居然能令紋絡勾動天地之間的韻律。
  “聖紋……”沙姓老者心中一震。
  “沙道友識得聖紋?”
  “薛道友,你瞞得我好苦啊,原來你已入了聖地,與聖地比起來,我這千沙門還真容不下道友了。”沙姓老者苦笑道:“不知道友加入的是哪一個聖地?可否告知?”
  “在下有幸入了南荒萬罡殿。”薛姓男子淡淡說道。
  “萬罡殿……”
  沙姓老者更為震驚了,眼中滿是羨慕和嫉妒。
  身為千沙門的太上長老,他自然聽聞過萬罡殿,那是南荒的霸主聖地,不止如此,這萬罡殿從萬古歲月傳承至今,擁有著各種神秘莫測的強大秘術,更讓人動心的是裡面的傳承,以及歷代先輩遺留的修煉經驗,這些東西都是無價之寶啊。
  除此之外,萬罡殿在東荒之中,也是極有名氣的,這個霸主聖地不但實力強橫無比,而且還極為霸道,若是有弟子吃虧,他們絕對會十倍甚至百倍奉還回來,從萬古歲月以來,但凡的罪過萬罡殿的宗派,無一存活。
  有各種強大傳承,還有萬罡殿這等霸主聖地的庇護,別說當一名大執事了,就算去當一名普通弟子,沙姓老者都願意。
  只是像萬罡殿這等超級勢力,不是說想進就進的,必須得有大機緣和際遇才行,哪怕是沙姓老者將千沙門奉獻出去,也別想進去。
  “薛大執事到東荒來,莫非是有事在身?”沙姓老者連稱謂都變了,語氣帶著恭維之色。
  “不瞞道友,在下到東荒來,是因為殿內一名內殿弟子在歷練,所以在下奉殿中命令,一路守護而來。”薛姓男子說道。
  “內殿弟子……是哪位?”
  沙姓老者雙目一亮,能夠成為萬罡殿內殿弟子的,絕對是天資卓越之輩,雖然年紀尚幼,但他日說不定有機會成為萬罡殿高層人物,若是與之交好,對千沙門和他來說,都有著無盡的好處。
  “沙道友,殿內為了防止弟子歷練之時,被人識破身份,從而無法達到歷練的真正目的,所以不讓我等告知任何人,在下與道友相交多年,所以才破例告知,我與那位內殿弟子到此,最多停留三日,三日過後就會離去,道友就無需費心了,若是他日有事,可來尋我。”薛姓男子擺手說道。
  “哦……”
  沙姓老者心底頗有些遺憾,不過臉色好看了許多,微笑的說道:“六十年不見,你我二人得好好敘一敘,走,到我那裡坐一坐,聊一聊昔年之事,順便向道友你請教一下。”
  “請教不敢當,你我二人互相印證修煉心得就行了。”
  ……
  閣樓中!
  人影一晃,紫狐已經離開了。
  望著窈窕婀娜的身姿消失在眼前,上海無心欣賞,而是面露凝重,心情起伏不定,久久無法平靜下來,他萬萬沒想到,妖魔戰場的最後一戰,竟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並被擁有太古地魔之體的聖道殿少殿主得知。
  其實!
  他也知道,自己擁有太古天魔軀之事是瞞不住的。昔日在妖魔戰場中,各大勢力在場的高手不少,縱使因為遠古時期的文獻缺乏,無法知曉自己是太古天魔軀擁有者,但有心人還是能看出自己體魄的特殊。
  消息只要傳出去,或許其餘人都看不出來,但太古地魔之體的擁有者絕對能夠感應得到。
  太古三魔之體,永遠是對立的。
  無論是哪一種體質的擁有者,都會想成就太古第一戰體,縱使現在對方無法察覺,以後還是會遇上的,這是命運,無法改變的,除非不想去鑄就太古第一戰體。
  聖道殿的少殿主,會選擇放棄嗎?
  不!
  別說此人,就是上海自己也不會放棄,若是他早一步知道對方擁有太古地魔之體,並且擁有截殺對方的能耐的話,他也會選擇這麼做的,這不是有仇和沒仇的問題,而是天生注定的宿命。
  雖然紫狐帶來的這個消息,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好消息,但他也不會太過於擔心。
  聖道殿的少殿主,來到東荒又如何?
  東荒地域極大,縱使是有星門橫渡,要想走完,不知需要多少年。不過,上海覺得還是得做好最壞的打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得趕緊想辦法解決身體的問題才行。
  不然!
  以現今的狀態,遇上那位聖道殿的少殿主,連一戰之力都沒有。
  “太古地魔之體出現了,那說明玄魔之體也應該存在,只不過現在暫時還不清楚在何處而已,不過總有一天會出現的……太古第一戰體,不知能達到何等程度?既然能夠被公認為第一戰體,至少比起天魔之軀要強得多,真期待,能夠凝聚太古第一戰體的那一刻……”上海喃喃道。
  他的心底也生起了無限的渴望,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鑄就太古第一戰體。不過,那是以後的事,如今得趕緊積累實力才行。
  而且太古地魔之體和太古天魔之軀有何區別,他暫時還不清楚,或許像太古天魔之軀一樣,體魄強橫無比,又或者是體魄有著極為特殊之處,至少,二者能夠並稱,縱使各有妙用,也相差不了多少。
  上海唯一擔心的是,對方獲得了聖主的全部傳承,還有聖道殿的絕世傳承,這二者加在一起,發揮出來的威能絕對恐怖。
  算了!
  不想這些了,還是盡快提升自己吧。
  上海搖了搖頭,將這些念頭全部驅逐出去,正打算從袖口中取出妖族皇者聖骨,門突然被敲響了。
  “林道友,在不在?”
  “在。”
  上海聽聲音,判斷出是五嶽上人,當即收回了妖族皇者聖骨,徑直打開了禁制和房門。
  “林道友,幕夜坊市今年還舉辦,而且聽聞規模還比較大,若是無事的話,不如我們一同去看看?”五嶽上人邀請道。
  上海心念一動,之前聽五嶽上人對這個幕夜坊市頗為推崇,應該不會差,既然到了這裡,不去見識一下,那就太可惜了。
  二人走下了閣樓,一邊走一邊閒聊。
  由於聖臨會的緣故,縱使入夜後,沙城內也是燈火通明,過往的修煉者比起白天還要多一些。
  這時!
  前方傳來一陣大騷動,強絕的氣勢如同捲動的沙暴,席捲而來,過往實力差的修煉者,被這股氣勢震得七竅流血,實力強的雖抵禦住了,但臉色卻是慘白無比。
  機靈的修煉者,早已跑到了遠處,以免被殃及。
  “誰?”
  “好大的膽子,竟在沙城出手,難道不怕被千沙門追剿?”
  “是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好像是千沙門的長老。”
  聽說是千沙門的長老,一些被震得內傷的修煉者,頓時不敢吭聲了,喧鬧聲也降低了下來,沙城可是千沙門的地盤,千沙門長老出手,誰敢去招惹?除非活膩了。
  “那位長老好像在追著什麼?”
  “咦?是一隻小獸,長得有些像熊,它動作看起來十分笨拙,怎麼會跑得這麼快?”
  “快看,那小東西手裡拿的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