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PF

撤到遠處的修煉者,詫異的看著在街上四處亂竄的一隻如小熊般的小獸,這小東西步伐搖搖擺擺的,給人感覺很笨拙,隨時都可能會摔倒似的,可它的速度卻是極快。
  小傢伙上竄下跳,體型的優勢徹底發揮了出來。
  追掠而來的千沙門長老忌於此處修煉者太多,又不能施展大術,而每一次就要擒住這小東西的時候,總是被它險而又險的避開了,氣得這名千沙門長老臉都發黑了。
  小獸一對小爪子緊緊抱著一樣東西,明顯是一條散發著烏光,外形像蠶一般的蟲子,奇怪的是,這一條蟲子通體透明,若不是小東西捂著的話,很容易一眼就將它給忽略掉了。
  這只蟲子,有可能是靈蟲,說不定是更為罕見的蟲獸幼仔,一些有眼力的紛紛揣測。
  雖然他們也很心動,但千沙門長老正在追小獸,很顯然這只蟲子可能是千沙門長老的,被小獸給偷走了,奪千沙門長老的東西,他們還沒這個能耐,縱使有也不會因為一隻未能確定價值的古怪蟲子而得罪千沙門長老。
  “咕……”
  小獸眼尖的注意到了遠處的上海,興奮的叫了一聲,邁著一對小短腿唰的狂奔過去。
  看到小獸手裡捧著的東西,上海心中頗為無奈,這小東西顯然是跑去招惹麻煩了,很有可能是盜了別人的東西,看來只能自己去幫牠善後了,等一下還得好好教訓它一頓。
  這時!
  千沙門長老臨空一手抓了下來,虛空凝聚出巨大的手印,通體泛著土黃色,周邊的土沙匯集了大量的威能。
  遠處的修煉者們,皆感到胸膛憋悶,不少人滿臉驚愕,連他們站於千丈之外都有這般被壓迫的感覺了,可見這千沙門長老是動了真怒,施展出強大的秘術,準備轟殺小獸了。
  “住手!”上海臉色一沉,喝道。
  千沙門長老瞥了一眼,沒有理會,大手印繼續壓下,顯然是打算先將小獸給震殺再說。
  “石長老,還請住手。”五嶽上人喊道。
  “哼!”
  千沙門長老冷哼一聲,不理不睬,大手印繼續的壓制下來,將小獸給徹底籠罩在中央處,沉降的土石,如同牢籠般,帶著強盛的威能,欲將小獸給碾壓成粉碎。
  這時!
  五嶽上人動手了,虛空一指點出,幻化出五座大岳,凝重無比的威能,正好與大手印撞在一起,二者威能頓時被化為了虛無。
  而千沙門長老被阻止的功夫,小傢伙已經竄了過去。
  “五嶽上人,你這是什麼意思?”千沙門長老被阻,頓時勃然大怒。
  “石長老!此獸是林道友豢養的,還望石長老給個三分薄面,切莫動手傷了和氣。”五嶽上人微微一笑道。他其實也有些惱火,對方顯然沒有將他當成一回事,這種被漠視的感覺,令他頗不舒服,不過這裡是千沙門的地盤,他也不好說什麼。
  “這小獸是你養的?”
  石長老不善的目光投向了上海,死死的盯著肩上的小獸,特別是它手裡拽著的那一隻古怪的蟲子。小傢伙也是瞪著烏溜溜的雙眼,與這位石長老瞪視了起來,絲毫不肯退讓。
  “沒錯!”
  上海點了點頭,道:“小傢伙頑皮,還望道友莫怪,若有得罪之處,在下替它賠罪就是了。”
  “好!這小獸不但偷了本長老的靈蟲,還打碎了本長老的一件寶物,你自己算算吧。這只靈蟲是本長老花費了大量心血培養的,好不容易成蟲,此刻正處於蛻變關鍵,你這小獸將它盜走,本長老損失巨大,這一筆也要算,還有那件寶物,雖是高階地器,但是卻是風神古玉所製,價值不下於低階天器,這些損失你都該賠。”石長老掰著手指算了起來。
  一旁的五嶽上人聽得臉色發白,不由對上海使眼色,告訴他不要上當了,這石長老是打算漫天要價,別一口答應下來,後面再慢慢商談,將損失降到最低就行了。
  “咕咕……”
  小獸在肩膀上又蹦又跳,一臉憤怒的對石長老指指點點的,可惜它的話,在場的除了上海外,無人能夠聽懂。
  聽到小傢伙的叫聲,再看到它的比劃,上海眼眸頓時閃過一絲冷意,不過神情依舊不變道:“如果它真的盜了你的靈蟲,還打壞了你的高階地器的話,在下賠給你又如何。”
  “夠爽快,行了,本座也不欺你,五百萬元晶,本座損失一些,這次算是本座倒霉了。”石長老直接開價。
  “才五百萬元晶?我還以為多少呢。”上海微微一笑道。
  “道友果然財大氣粗,若是不介意,將本座損失補齊也行。”石長老雙眼一亮,沒想到真是撈到個大金主了,五百萬元晶都不放在眼中,看來此人還能再刮點皮下來。
  “損失?好,你要多少?”上海臉上笑容不變,眼中寒意越來越冷。
  “隨便給個七百萬元晶吧。”
  “你太大方了,要隨便給個七百萬元晶來彌補我的損失,那在下就笑納了。”上海攤開了手。
  石長老臉上的笑意僵住了,冷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上海瞇了瞇眼,傳音道:“什麼意思你心裡應該清楚得很,你確定這靈蟲是你飼養的?還是想我當眾揭穿你?別忘了你千沙門長老的身份,若是鬧到千沙門去,是你會有麻煩?還是我會有麻煩?而且聖臨會來的絕頂高手不少,一旦有辱千沙門之事傳出……”
  “你……”石長老神色劇變。
  “對了,都忘了告訴你了,我豢養的這只蟲獸,天生就能與我交流,靈蟲是小東西發現的,並挖出來。別告訴我,這靈蟲是你們千沙門特意養在沙城地底下的,還有你所謂的風神古玉製作的高階地器,既然打碎了,那該有碎片吧?別說你丟了,風神古玉縱使碎了,也是寶物,拿出來吧,讓我看看,到底是不是你碎了風神古玉。”上海步步逼近。
  石長老朝後連退了幾步,喉嚨鼓動了幾下,恨恨的瞪了一眼站於上海肩膀上,一臉得意模樣的小獸,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石長老,你就這麼走了?”上海的聲音傳來。
  “你還想怎麼樣?”石長老沉著臉轉過頭。
  “當然是損失了,你還沒賠損失呢,就這麼走了?”
  上海眼睛瞇成一條縫,傳音道:“我不敢保證,此事傳出去會造成什麼影響,你也應該清楚,如今聖臨會中有諸多同道,若是此事傳出去,屆時你的聲譽恐怕就……”
  石長老臉頰不由抽搐了幾下,一陣紅一陣白的,死死的盯著上海幾眼後,咬緊了牙,達到靈聖境界這等程度,是十分看重聲譽的,他之前想誑上海,是因為小獸不會開口說話,可誰知對方與蟲獸之間竟會有特殊的心靈聯繫,這一下可是栽了個大跟頭了。
  聲譽一旦沒了,影響會非常大,比如說同等境界高手之間的互助,還有一同探寶什麼的,將無人願意邀請他,而且聖臨會上聚集了不少知名人物和絕頂高手,一旦傳揚出去,後果絕對比他想像的要嚴重得多。
  “說吧,你想怎麼樣才肯揭過此事?”
  “我也不要你七百萬元晶,隨便賠個七十萬就行了。”上海隨口說道。
  “七十萬……不可能……最多五萬。”
  “那好吧,你可以走了。”
  “等等,十萬,最多十萬了……”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石長老最終願意付出三十萬元晶的代價來揭過此事,在取出三十萬元晶,上海發下誓言不再追究這件事後,此人大袖一甩,咬牙離開了。
  在離去之時,石長老轉過頭怨恨無比的瞪了小獸一眼,正巧見到小傢伙得意的扒開嘴巴,伸出舌頭噗的做了個鬼臉,氣得他差點當場吐血,帶著滿胸腔的怨氣頭也不回的掠到遠處。
  “唉!林道友你……”五嶽上人嘆了一口氣。
  “五嶽道友,有什麼話你就說吧。”上海察覺到五嶽上人的語氣有些不大對勁。
  “林道友,你這般得罪石長老,實在不值啊。”
  “得罪他又如何?”
  “你有所不知,這石長老原本只是一位大執事而已,實力只有靈王三界巔峰,但此人運氣極好,在三十八年前意外收了一位徒兒,他這位徒兒天賦異禀,三十歲就達到了靈聖境界,據說去年達到靈聖中境了,被譽為千沙門數千年來有望在百歲之前達到天道境界的絕頂天才。”
  五嶽上人說到這裡,滿臉羨慕之色,有這樣一位優秀無比的傳人,對門派來說可謂大幸事。
  “三十八歲達到靈聖中境,這等天分幾乎不差於聖地的傳人了。”上海吃驚道。
  “沒錯,他這位徒兒實力極強,而且據說得到千沙門太上長老的真傳,被千沙門以全力培養,他的徒兒如日中天,自然他也隨著水漲船高,他的境界還是千沙門硬生生幫他提上去的。”
  “我明白了,五嶽道友無需擔心,得罪就得罪了,莫非他還想在這裡對我動手不成?”
  “這倒不會,聖臨會期間,他不敢對你動手的,不過,林道友還是注意一點吧。”五嶽上人提醒道。
  “多謝五嶽道友提醒,算了,此事不用理會了,我們走吧。”上海說道。
  隨後!
  二人並肩走去。
  小獸坐在上海的肩膀上,一雙短腿來回晃著,烏溜而靈動的眼睛盯著蟲子,小嘴不時吧嗒著,嘴角滿是口水,這只古怪的蟲子似乎感受到了危機,不斷的搖動著,每搖動一下,體內都會發出一道微弱的龍吟。
  小傢伙咧嘴一笑,捧起蟲子朝嘴裡塞去,忽然一隻手伸了出來,直接從它手上奪走了蟲子。
  “咕……咕……”
  小獸氣得跳了起來,當看到是上海的時候,小嘴癟著,焦急的比劃了起來,指明這只蟲子是它先發現的,屬於它的東西。
  “我又不吃它,只是看看而已。”
  上海看著手上的蟲子,發現它通體黝黑,一眼看下去,就像是難以看得到盡頭的深淵一樣,這種感覺十分古怪,而擺動的蟲子體內竟還有細微的龍吟。
  “咦?這是……九幽蟲蛟,小子,你從哪弄來的?”老不死的聲音忽然傳來,腔調中帶著激動之色。
  “小東西在地上挖來的。”
  “挖……挖……來的?”
  老不死聲音變得支支吾吾起來,那副難以置信的模樣就像是聽到有人說隨手在地上一挖,就淘到一樣絕世寶貝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