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宝贝FU

事已至此,上海沒想太多,三大聖地追殺自己又如何,那是以後的事,如今還是先處理眼前的難關。
  至於三大聖地……
  等自己徹底成長起來,上海再與他們算這筆賬。
  沒有再理會曜日尊王話語中的壓迫,上海心神與虛空獸相連,二者繼續破碎虛空而去。
  “此子心性竟如此堅韌,絲毫不為外事所動,哪怕是被萬罡殿驅逐,被東荒三大聖地追殺,都不受到絲毫影響,心性堅韌得可怕。”曜日尊王眼中的殺意越來越盛。
  不能讓上海活著!
  以天道巔峰實力就可以滅殺一般大人物的能耐,已經擁有了昔年聖主年輕時代的雄姿了,若是成長起來,將會後患無窮。
  當然!
  曜日尊王也想過將上海招募入金器世家,但是這無疑就等於得罪了萬罡殿這個南荒霸主。
  金器世家雖在東荒位列絕頂勢力之一,但若與萬罡殿這等龐然大物比起來,還是相差了不少,再說了,上海能不能成長起來還是個未知數,歷年來也不是沒有像這等擁有聖主年輕雄姿的人物出現過,但幾乎都殞落了。
  達到聖主這個層次,難入登天,連曜日尊王這等距離聖主之位只有一步之差的人物,都感覺到遙遙無期,可能這輩子都沒有機會了,更何況是一位才剛踏入天道巔峰的後輩。
  聖主這一層次,數万年才會出現一位。
  數万年來出了多少年輕俊傑,逆天人物?
  宛若繁星一般,皆都殞落了,只有一位擁有大運者才能堪破天道,成為聖主這等蓋世人物。
  為了一位未來還處於未知的後輩,去得罪南荒萬罡殿,這與金器世家的利益衝突極大,所以既然不能招攬,那就只能免除後患,無論是對於金器世家,還是曜日尊王本人與上海的私人恩怨,都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小子,追逃的遊戲也該結束了。”
  曜日尊王冷冽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彷彿蘊含著無盡的冰霜似的,四周的虛空,五百層空間瞬息被凍結住了。
  大道禁錮……
  感受到體內的木屬大道和雷屬大道被削弱,上海神色驀地一變,更麻煩的是,虛空獸的穿梭速度驟然下降了不少。
  唪……
  虛空中出現了兩輪烈日,一輪位於後方,一輪位於前方,兩道烈日上顯露出玄奧莫測的印記,赫然是一種驚世的秘法。
  “小子,能讓本尊王動用烈日神印術,你死也無憾了。”隨著聲音響起,曜日尊王已經出現在了上海不遠處,渾身如同灼燒的烈日,散發出無盡的光,將漆黑的虛空都被映得通紅。
  這是一種遠古的可怕攻殺之法,不但能夠調動世間烈焰為之所用,而且還能化為無所不在的恐怖光芒。
  呲呲……
  虛空獸身上的虛空力量,瞬息就被光芒灼化了,它低吼一聲,不斷催動體內的荒氣,以及自身的神通,引動虛空內的力量來阻擋,縱使如此,還是有些許微弱的光芒滲透進來。
  呲……
  鱗甲瞬息被微弱的光芒燒得泛紅,冒起縷縷黑煙,就連堅實的皮肉都被燒得髮乾起來,短短片刻,虛空獸已經渾身都是傷痕,而位於上方的上海,被一縷微弱光芒照中,通體頓時紅得如同烙鐵般。
  可怕的灼力,打入上海體內,原本就裂開的身軀,龜裂得更厲害了,七孔甚至溢出了鮮血。
  太可怕了!
  曜日尊王施展的秘法,只是投入一縷而已,就擁有這般恐怖的威能,若是被直接照射的話,豈不是當場被灼燒而死。
  曜日尊王通體的光芒越來越盛,就像是一輪真正的烈日懸在眼前,散發出無盡的光和熱,這等威能,哪怕是浩瀚的汪洋都會被其給蒸乾,更何況只有區區天道巔峰實力的上海。
  嗷……
  虛空獸發出痛苦的怒吼,拼死催動自身威能,雖然它是荒獸,實力達到神道境界,但與尊王比起來,相差了不知多少倍,若不是因為荒獸體魄足夠強橫,換做一般的神道境界大人物,早就被化為灰燼了。
  透過虛空威能的光芒越來越密,虛空獸已經渾身焦黑,有的鱗片已經被徹底燒化了。
  轟轟……
  上海體內不斷的化出威能來抵禦,但縱使如此,也難以扼制身上的裂痕,無比的灼熱力量已經滲入了骨骼中了,無論是他還是虛空獸,都只能再撐上三個呼吸的時間。
  三個呼吸的時間眨眼就會過去。
  生死存亡的危機,越來越濃烈,上海有生以來感受到這一次死亡是那麼的近,可偏偏他又無力去抗拒。
  那種無力感,令他差點沉淪了。
  不!
  不能這樣下去,必須得撐住!
  上海咬牙堅忍著,不斷的運轉體內威能,以太古天魔軀如今的體魄,倒還能多撐兩個呼吸的時間。
  或許別人會放棄,但他不會。
  咻……
  半道器霸翼劍飛射而出,上海灌入威能,揮動出金屬道域,強橫的道域湧現,但在烈日照射下,瞬息就化為了飛灰。
  嗷……
  虛空獸發出慘嚎,只見它身上的虛空威能破開了,整個身軀暴露在了光照之下。
  存亡危機撲面而來……
  上海神色劇變,還未等他反應過來,烈日光芒已經將他和虛空獸給徹底吞沒了。
  這是遠古驚世秘法烈日神印術,此術傳承自遠古時代,幾乎可以說是接近神術的絕頂之術,以曜日尊王的境界施展出來,哪怕是同境界的尊王也不敢小窺,而尊王境界之下,或許尊者還有機會能夠逃生,至於尊者以下者,幾乎沒有活命的可能性。
  被烈日光芒吞沒的下場,就是被瞬息燒成飛灰,哪怕是堅硬無比的神鐵也不例外。
  “哼!”
  曜日尊王冷哼了一聲,顯然不是很滿意,以他的境界和實力,施展出這等絕頂之術,滅殺一位天道巔峰境界的後輩,都要耗費幾個呼吸的時間,自然不能讓他滿意。
  不過,也僅僅只是不滿意而已,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陡然!
  一縷淡淡的生息浮現,如同搖曳在狂風中的火苗,隨時都可能會被吹滅,但是它卻堅強的挺了下來,遲遲沒有覆滅。
  “嗯?”
  察覺到這一縷生息,曜日尊王臉色微微一變,眸子透出一絲異樣,“怎麼可能……此子竟未死……”定睛一看,這才發現在無盡的烈日光芒之中,一尊巴掌大小的小鼎徐徐轉動,而上海卻不知去向了,而那一縷生機來源之處,竟然是從小鼎內傳出的。
  小鼎古樸無華,沒有絲毫烙印和紋路,就像是粗製濫造之物,但它通體卻泛起一種莫名的妙韻,正是這種妙韻將烈日光芒隔絕開來,更令曜日尊王心驚的是,連天地大道都無法靠近此物。
  “此物竟有億萬鈞的重量,那幾乎相當於十萬座山脈之重了,若是壓落下來,聖主之下誰能承受得住……”曜日尊王越加心顫,同時神色也越加激動起來,他也是一位煉器師,自然能夠看得出來,此物絕對是蓋世寶物,遠超道器之上,至少也是一件神器。
  神器!
  世間難尋,聽聞只有中荒的超級勢力才會擁有,其餘四域裡面,也就只有傳承悠遠的萬罡殿才有神器的傳聞。
  神器!
  並非是神人擁有之器,而是神靈。
  神人與神靈,二者之間雖相差一個字,但卻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據說在太古和遠古時代,就曾有諸多關於神靈的記載和傳聞,但在遠古之後,神靈已經不落人世了,但卻遺留下了一些器物,而這些器物,不但擁有著極為恐怖的威能,而且還凌駕於天地大道之上。
  而根據遠古的一些記載,昔年的遠古種族所用的古器,就是仿製神器的。
  而到了今時今日,哪怕是精通煉器的金器世家,經過萬年的研究,也不過才堪破了一些古器的皮毛而已,仿製都很難,更別說煉製了。
  “哈哈!小子,你倒是給本尊王送了份大禮啊。”曜日尊王欣喜狂笑,哪怕活了兩千餘年,他都沒聽說過神器的存在,更別說見到了,沒想到在遲暮之年,竟能親眼見識到一件,而且還能擁有。
  若能執掌神器,以尊王境界揮動,大荒世界之中,誰能與自己匹敵?除非是同等境界者攜帶同樣的神器,才有可能與之對敵。
  若擁有這件神器,他日金器世家成為大荒四域極等勢力也不是什麼難事,說不定還有機會成為霸主。
  嘭!
  曜日尊王揮動萬千光芒打落,但撞在小鼎上,卻只是讓它發出咣咣的巨響而已,根本無法震入其中。
  “嗯?”
  曜日尊王臉色微微一變,因為位於里面的上海生息依在,顯然是因為小鼎完全抵禦住了光屬大道之威,以至於無法將之滅殺。
  思索片刻,曜日尊王收起了自身大道,單純打入威能,以他的境界,揮動出來的威能是何等恐怖,拍得小鼎咣咣的劇烈晃動,甚至被其拍飛了出去,億萬鈞的重量碾碎了一層接一層的空間。
  置身於里面的上海,噗的吐出一大口血,方才的曜日尊王威能震擊,將他的傷勢震得更重了。
  大道之威不能撼動小鼎,但是修煉者本身的威能卻足以,此物又沒被上海收納,所以只要威能足夠,就可以揮動,縱使置身於鼎內,但他也要承受小鼎本身所帶來的億萬鈞重量中的千分之一。
  也就是十億鈞重量,相當於百座山脈的壓力了,若是曜日尊王再以更強的威能催動的話,重量將會遞增……
  就算是躲過大道之威的轟殺,也躲不過被震殺在鼎內,火烈尊者之所以昏死,也正是因為小鼎本身所帶來的重量將之壓倒的。
  “原來你並沒有將這神器給收納……”
  曜日尊王是何等人物,當即反應了過來,原本凝固神情,恢復了笑意,“此物所帶來的重量壓迫不好受吧?以為躲入裡面就避過被本尊王滅殺?你太天真了,原本還想一下將你滅殺,讓你毫無痛苦死去,現在你自己選擇了痛苦的死法,那本尊王就如你所願,慢慢加強威能,讓你感受一番體魄被自己所獲的寶物一點點碾碎的痛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