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爱上海自荐

三股磅礴的威能不斷的來回震擊著,小鼎不斷的顫動,蘊含的萬億鈞重量接連激盪而出。
  “尊者層次的威能……這小子怎麼會有尊者層次的威能……”曜日尊王一陣心震。
  在催動小鼎的同時,曜日尊王也在承受著小鼎帶來的重壓,雖然不是全部,而是一部分,暫時倒還能承受,但若是時間久了,就不行了,尊王之體雖強,但也難以支撐太久。
  這時!
  曜日尊王感受到了兩股威能,當即反應過來,臉色一冷,“火烈……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傢伙,竟幫助外人來對付本尊王……”若不是他在克制著的話,差點就氣絕了。
  金器世家的尊者,竟反過來幫助上海,這相當於在關鍵時刻,硬生生的截斷曜日尊王的襲殺般,如何讓他不怒,如何讓他不氣,火烈尊者雖是招募來的,但金器世家對他卻是不薄。
  卻沒想到,將對方培養成尊者後,竟調轉矛頭來對付自己人。
  受制?
  曜日尊王也想過這一點,但是火烈身為尊者,就算受制,位於小鼎內,更容易對付上海,若是火烈尊者沒有背叛金器世家的話,此刻應該不是聯手上海,而是將位於里面的上海震殺。
  恍惚間!
  曜日尊王想起了金器世家品器閣發生的事,以刀皇城的結界防禦和品器閣內的強者,區區兩個搗亂的傢伙,如何能夠破壞得了品器閣?而以火烈身為尊者的實力,竟被一位天道巔峰的後輩鎮壓?
  此事越想越蹊蹺。
  就算上海擁有著逆天之能,頂多也就對付一般大人物罷了,再加上這個小鼎也一樣,此物根本就沒被收納,火烈尊者哪怕再大意,也不至於這麼容易就被其鎮壓。
  唯一的解釋只有一個,火烈尊者要么早已被收買,要么就是對方派出潛在金器世家的奸細,不然的話,以尊者能耐,就算不敵,安然退離也不是什麼難事,豈會這麼容易被鎮壓?
  越想,曜日尊王怒火越盛。
  “好!很好!”曜日尊王氣得肺都要炸了,斷然喝道:“火烈,你背叛金器世家,與此子勾結,本尊王以金器世家執法長老名義,驅逐你出金器世家,今後將對你等追殺到底……”
  小鼎內的聲音傳不出去,但外面的聲音卻是能夠傳進來。
  位於鼎內的火烈尊者渾身一僵,宛若遭受雷擊似的,表情呆滯,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委屈!不甘!怨恨等諸多負面情緒頓時湧出。
  八百多年了!
  火烈尊者加入金器世家已經有八百多年了,他並非是金器世家之人,昔年他已達到了天道巔峰,因為天生就擁有火屬大道之中最為烈性的烈焰,被招納入金器世家內。
  進入金器世家後,火烈尊者自認一生勤勤懇懇,為了金器世家付出了諸多,甚至有好幾次差點殞落。
  但是!
  金器世家乃是世家,並非是宗門聖地,執掌者乃是金器世家的嫡系,對於嫡系和招募來的強者,在待遇上難免會有些區別,火烈尊者早年就受到了一些不公平的待遇。
  雖位列尊者,但在金器世家內,火烈尊者也不是很受待見,待遇比起嫡系同境界的尊者要差一些,至於那些煉製的高階天器和半道器,若要發放的話,他只能位列後面。
  對於這些,火烈尊者沒說什麼,但是心底卻留下了諸多不滿,只是被他一直壓制著罷了。
  八百多年!
  待了這麼長時間,火烈尊者已經將金器世家當成自己的家了,所以他縱使有怨言也會憋著,隨著時間推移,他的脾性越加古怪,但那隻不過是他的另一種不滿的發洩方式罷了。
  可是!
  辛苦了八百多年,換來了什麼?
  金器世家依舊的不信任和提防,這才是真正讓火烈尊者心寒的原因,如今曜日尊王不但沒了解他此刻的苦衷,反而還誤會他勾結上海等人,八百多年的時間啊,還換不來最基本的信任。
  原本!
  火烈心底就一直想著,等此番事了後,就回金器世家請罪,畢竟他為了自身保命,而背棄了金器世家,哪怕金器世家責罰再重一些,他也認了。可是,自己的一片忠心換來的是什麼?
  金器世家依舊的排斥和不信任。
  難道曜日尊王就沒想過,自己位於小鼎內,承受著生死凶險?或許他知道,但他卻不在乎,一切都因為自己不是金器世家的嫡系傳人,只是一個外人罷了,就算是死,也不會太過於可惜。
  “哈哈……曜日老鬼,你終於還是要將我趕走……我就知道,從進入金器世家開始,你就一直看我不順眼。我火烈勤勤懇懇大半生,你不顧我死活也就罷了,我自己找尋生機,卻還落個不義之名。”
  火烈尊者昂頭狂笑,但是眼中老淚縱橫,神色中充滿了悲戚和不甘,還有深深的委屈。
  “八百多年,我們這些被招募而來的人,為你們金器世家流血流淚,而你們那些嫡系卻在享受我們所獲,說是培養我們?但是你們每一次所獲的寶物有多少是給予我們的?我們修煉的資源呢?還是自己拼命爭取來的,事後還要交予你們一半……”
  一旁的上海,聽到這番話,沒有吭聲,而是默默的看了一眼火烈尊者,沒想到看似風光的火烈尊者,竟然還有如此多的憋屈。
  不過想想也是!
  金器世家乃是以家族所創,自然是盡力培養嫡系,至於招募來的強者,肯定要有些區別對待的。
  “驅逐我?”
  火烈尊者額頭青筋越來越多,神情也越加猙獰,“不用你們驅逐,從今天開始,我火烈與你們金器世家恩盡義絕,從此各走各的路,若是你們追殺我,那就別後悔……”
  顯然!
  曜日尊王的話,已經徹底觸怒了火烈尊者。
  雖然前者聽不到,但火烈尊者心意已決,以此人的脾氣和能耐,一旦做下決定,是絕對不會再改變的。
  “小子!你是否掏空了刀皇城秘庫?”火烈尊者忽然問道。
  “嗯!”上海沒有否定。
  “好!掏得好!”
  火烈尊者大叫一聲好,旋即緊皺的眉頭鬆弛開來了,“金器世家這一次恐怕要吐血了。嗯!既然你掏空了刀皇城的秘庫,裡面應該有三顆元靈珠,將此物取出,本尊要讓曜日尊王吃點苦頭……”
  “元靈珠?”
  “由天地精髓所化,蘊含著極為精純的威能,這是金器世家在一處秘地尋到的,為此還死了兩位大人物,平日沒排上用場,將之放在刀皇城秘庫內,現在正好可以用上。”火烈尊者沉聲說道:“快點取出,沒有多餘時間給我們浪費了。”
  上海微微點頭,沒有拒絕,他能感覺到火烈尊者此刻已經變了,那是一種從內心深處的變化。
  雖然二者雖有恩怨,但在生死面前,恩怨卻是可以暫時放下。
  心神感知了一下天罡戒內,很快就發現了那三顆元靈珠,果然如同火烈尊者所說,蘊含著極為精純而磅礴的威能,僅僅一顆內的威能就浩瀚如海,若是全部被吸收的話……
  “你能承受三顆的威能?”上海不由問道。
  “如果沒有那個秘法,本尊自然無法承受。這秘法乃是本尊早年所獲,自行修煉而成,金器世家也不知道這個秘法的存在,正因為此秘法,本尊能夠承受超過本體的威能……”火烈尊者說到這裡,沒有再說下去。
  “好!接著。”
  上海沒有絲毫猶豫,將三顆元靈珠丟了過去,他也不怕火烈尊者忽然反伐相向。
  咔嚓!
  三顆元靈珠同時被捏碎,火烈尊者嘴裡默念著一些晦澀的遠古語言,雖然聽不明白,但上海卻能感覺到吐露出的語言蘊含著一種神秘莫測的力量,那是遠古最為神秘的言力。
  據說!
  在遠古時期,各族皆信奉,最初的言語蘊含著超越天地的力量,甚至能夠溝通蒼穹之上,那被稱之為初音,罕有最原始的力量。
  火烈尊者所用的應該是遠古時期的初音化成的秘法,隨著音節不斷吐露,火烈尊者身軀像是無底洞般,將三顆浩瀚如海的元靈珠的力量給吸得一干二淨,而他整個人氣勢也變了。
  轟……
  雄渾恐怖的威能被火烈尊者揮動而出,宛若天地搖曳,全部灌入小鼎之中。
  咣……
  震天巨響傳來。
  宛若太古時期的天音,連被禁錮的虛空都崩潰了,滔天的威能帶動了小鼎,原本被壓製到了另一側,如今猛地抽回,萬億鈞的力量被引動,是何等的恐怖,就連禁錮的虛空都崩潰了。
  龐然的力量蓋壓而至,曜日尊王勃然色變,迅速化光飛退,但是萬億鈞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怕,突然蓋壓而下,連虛空深處的風暴都被碾碎了,飛退的曜日尊王被砸了一下。
  嘭!
  巨力衝擊,曜日尊王臉色一白,抵禦的威能盡數被碾碎,他迅速取出一面旗子,赫然是一件道器,對著小鼎拍了下去,只見嗙的一聲巨響,小鼎這才被拍了回去,而旗子上的光潤霎時削弱了些許。
  一縷鮮血,從曜日尊王的嘴角流淌而下。
  萬億鈞的重量相當於上萬座山脈蓋壓,若是壓實了的話,縱使是尊王也會被當場碾死。
  氣血翻湧,曜日尊王的臉色相當的難看,特別是看到嘴角溢出的鮮血的時候,整個人僵住了,多少年了,身為尊王已經上千餘年了,自從成為尊王后就沒受過傷,如今竟然受傷了,而且還是被兩個後輩給震傷的。
  霎時!
  曜日尊王目光透出了無比的怨恨和憎怒。
  “死!這是你們二人唯一的結果。”曜日尊王昂頭咆哮,通體威能震得虛空深處劇顫,他身上的光芒越來越盛,一道道詭異的符號浮現而出,比起之前施展的秘法更為強大。
  “這是天日大秘術……”
  火烈尊者臉色一變,趕緊喝道:“快護住識海,不要受到任何影響,不然將會魂飛魄散而死……”
  就在話音剛落之際,突然一切都平靜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