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宝贝TM

沒有可怕的大秘術打在小鼎上,也沒有令人心顫的力量灌入,一切就像是徹底恢復了平靜一樣。
  怎麼回事?
  這是火烈尊者和上海二人心頭升起的第一個疑惑。
  縱使方才火烈尊者不提,上海還是能夠感覺到天日大秘術的恐怖,那可是足以滅殺魂魄的可怕秘法,雖然他的魂魄強大無比,但能否抵禦得住,還是個未知數。
  可就在方才,這天日大秘術的氣息似乎消失了。
  陡然!
  兩股龐然的氣息湧來,分別從虛空的兩側以極速趕來,察覺到這兩股氣息,上海頓時一震,一顆吊在嗓子眼的心在此刻緩緩落了下來,緊繃的神經也隨之鬆弛了。
  “我們危機解除了。”上海說道。
  “危機解除了?”
  火烈尊者眉頭一皺,隨後才感受到了那兩股恐怖至極的力量氣息,心頭禁不住一顫。
  尊王氣息!
  沒錯!
  是尊王氣息,而且還是兩位。
  其中一位煥發著強盛至極的金屬大道氣息,內裡還蘊含著規則,對於規則的掌控度不在於曜日尊王之下。
  而另一位更為神秘,掌控的並不是天地大道,而是一種特殊的大道,蘊含的威勢不在第一位之下,甚至還有可能在其之上。
  兩位神秘尊王到來,這讓火烈尊者一時之間難以適從,震驚與疑惑的目光不由投向上海,難道是此子認識之人?亦或是潛藏在背後的勢力派出的?應該是這樣沒錯。
  能夠派出兩位尊王的勢力,底蘊絕對不在金器世家之下。
  顯然!
  因為兩位尊王的到來,曜日尊王因為忌憚來者,所以收起了即將釋放出的天日大秘術。
  當即!
  火烈尊者臉色變得難看起來,這對上海來說是好事,但對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二人之前可是有過莫大恩怨,雖然方才兩人聯手,可那是迫於無奈之舉罷了。
  兩位尊王到來,若是上海要斬殺他,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火烈尊者,你我二人的恩怨,不如就此揭過如何?”上海忽然開口說道。
  “真的就此揭過?”火烈尊者顯然有些不敢相信。
  不管怎麼看,上海都處於絕對優勢的一方,等到兩位尊王一到,如何處置火烈尊者都可以,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對方竟會放過他。
  “當然!恩怨何時消,縱使殺了你,我又能獲得什麼?不過是一時痛快罷了。如今你已經脫離了金器世家,甚至可能會被他們追殺,我為何要幫他們對付你?”上海笑了笑道。
  “你需要什麼條件?說吧。”火烈尊者活了上千年,豈會被上海幾句話就這麼容易糊弄過去。
  “加入我們,如何?”
  “加入你們?”火烈尊者一怔,不過卻沒有太過吃驚,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
  上海也沒再吭聲,而是閉目養神,調養著自身,同時消化著這一戰給予他的一些感悟,與超越同境界的強者對戰,雖然一直被追殺,但他的收穫卻是不小,對於大道和自身的體悟也頗深。
  經過這一戰後,上海越加體會到背後有一個龐大勢力支持的好處。
  單打獨鬥,除非擁有著絕頂的實力,不然是無法對抗一個超級勢力的。東荒之中,超級勢力就超過十個了,每一個都有著長達萬年,甚至數万年以上的底蘊,有的甚至可能更為古老。
  如今!
  東荒三大聖地追殺,又與金器世家有著莫大仇怨,上海幾乎站在了整個東荒的對立面上了。
  單靠個人,是無法與這些超級勢力對抗的。
  而萬罡殿的驅逐,更讓上海萌生了組建自己勢力的念頭。當然,五行族和妖族雖然都屬於他培養的勢力,但金器世家的嫡系相親,旁系相斥的現象讓他驚醒了過來。
  五行族和妖族,還不完全屬於自己。
  上海明白這一點,現在只是靠聲威和強大的實力在支撐罷了,一旦兩族興盛起來,他日能不能掌控還是未知數,所以需要一個更強的背後勢力,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
  “加入你們,我有什麼好處?”火烈尊者忽然開口問道。
  “以後會給你所想要的一切,目前只能先委屈你。你完全可以放心,我說的這個我們,是由我來掌控的,而不是別人!如果我登臨絕頂,你縱使屈居下位,也將是萬人之上者。”上海緩緩說道。
  “萬人之上者……”
  火烈尊者笑道:“你太過自信了吧?我承認,你資質確實比我年輕時候要強得多,但是並非資質夠強,就能夠登臨絕頂的,從萬古至今,能夠登臨此位者,不過四人而已,哪一位不是驚世逆天人物?哪一位在同一個時代,不是踩著上萬逆天者的頭踏上那個位置的。”
  “你說的沒錯,我不否認。或許我現在還很年幼,或許在你眼裡,我看起來過於天真。但是你並不知,我真正修煉至今,才不過六年……”上海說道。
  “不過六年……”火烈尊者頓時一震,笑容僵住了。
  “沒錯,我今年才二十二歲。”上海頷首道:“若不信,你可檢查我的骨齡,此事我沒必要騙你。”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火烈尊者身軀禁不住有些發顫,他真不敢相信,上海踏入修煉一途才六年?如果說六十年的話,他倒還會很震驚,如今他是完全震驚不起來了。
  二十二歲的天道巔峰境界,而且還是堪比大人物的逆天人物……
  嘶……
  再度吸了一口冷氣,火烈尊者劇烈跳動的心臟才稍微平緩了些許,可是卻難以完全扼制住。
  或許!
  在遠古時代會有逆天強者做到在六年內達到天道巔峰的程度,但在如今大道衰落的時代中,根本就不可能,別說六年,哪怕十年都欠奉,那些知名的逆天人物,雖然外表年輕,但基本上都已經修煉了四五十年了。
  縱使是四大至高聖主,達到天道巔峰最早的也要三十歲這樣,相差了整整八年啊。
  那也就意味著,上海在起步上,遠超四大至高聖主了。當然,也只是起步而已,至於之後如何,就無人知曉了,但可以預定得到,只要不出任何意外,一路平坦而行的話,他日登臨聖主一位並不是什麼難事。
  霎時!
  火烈尊者有些心動了。
  “若你半途身隕呢?”火烈尊者咬牙問道。
  “任何選擇不是沒有代價的。”
  上海提醒道:“現今我還未完全成長起來,所以還有機會,若是以後,我未必會用你。”
  雖然話語充滿了傲氣,但他卻有足夠傲氣的資本。
  沒錯!
  現在上海還未成長,若是真正成長起來的話,他日成為聖主,別說像火烈這等尊者,哪怕是尊王都要前來叩拜,縱使侍奉左右也甘之若飴,屆時,他還會看得起尊者麼?
  “行,我加入!”
  火烈尊者狠下心,反正已經得罪了金器世家,東荒已無他可待之處了,其餘超級勢力未必會冒著得罪金器世家的風險來收納他,就算真收了,也不會過於放心用他。
  畢竟!
  被驅逐者,在外人眼裡,無一不是對原本宗派不忠不義之人,像這種人一輩子都無法進入超級勢力的核心之中,最後只能無奈依附著,漸漸的埋沒在歷史的洪流中。
  “不知宗派為何名?”火烈尊者問道。
  “昊天聖宗!”上海說道。
  “見過宗主!”
  火烈尊者倒是知趣,趕緊單膝下跪行禮,或許現在上海實力不強,但他看中的是對方今後的成長。
  六年就達到天道巔峰,那麼達到大人物境界,需要多少年呢?想必應該不會太久,至少百年之內有望,對於還有千年壽元的火烈尊者來說,百年時間並不算太長。
  當然,他也打定了主意,若是上海能夠在百年內達到大人物層次,那麼他今後將忠心輔佐,若是不能,屆時再想法離開便是了。
  誰都不知,今後震驚整個大荒世界的昊天聖宗,會是在這個情況下被上海確立宗門的。
  “嗯!起來吧,宗派剛立,屆時等人齊了,再行冊封。”
  “是!”
  火烈尊者應聲起身。
  旋即!
  外面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動靜,小鼎被震得微微晃動,赫然是曜日尊王與兩位前來的神秘尊王交手了。
  上海依舊氣定神閒的坐在小鼎中,感知著外面發生的一切事情,他倒是不擔心,因為來的兩位尊王都是他熟悉至極的人物,以二人的能耐,任何一位都不懼曜日尊王。
  大約片刻後,動靜消失了。
  “那傢伙受傷跑了,出來吧。”
  柔柔糯糯的聲音傳來,宛若珠玉落盤,令人聽之心動不已,哪怕是身為尊者的火烈,都有種心癢難耐的感覺,恨不得去看一下此女到底是何人,竟有如此動聽的聲音。
  不過,火烈卻壓制住了內心的想法,因為他知道,發出聲音的是一位尊王,這等人物是絕不能招惹的。
  咔嚓!
  頂蓋落開,上海二人脫身而出。
  剛恢復身形,看到眼前二人的瞬間,火烈尊者頓時怔住了,立於左側的是一位渾身被金屬包住的人物,此人通體泛著強烈至極的金屬大道,一對眸子如同神刺般,彷彿要將人給刺穿。
  “金……金魔尊王……”火烈尊者認出了此人。
  “竟還有人認得本尊王,你是金器世家的後輩?”金魔尊王盯著火烈尊者,上下掃視了一眼,微微頷首,“實力倒還過得去,算你識時務,不然以你三番兩次擾動林兄弟之事,本尊王必將你挫骨揚灰。”
  霎時!
  火烈尊者驚出了一身冷汗。
  別人不知金魔尊王的能耐,他卻是清楚,沒有任何勢力培養,單獨提升起來的散修。
  而且,金魔尊王曾前往過中荒,並單獨踏入過連曜日尊王等人都不敢踏入的險地,最終還完好無損的返回,單憑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此人有多強橫了,甚至有人說過,若金魔尊王不殞落的話,他日有很大機會成為聖主。
  沒想到,上海竟認識金魔尊王這等人物,而且還與之稱兄道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