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后花园上海

再看另一位尊王,火烈尊者都禁不住愣住了,修煉了上千年,早已閱盡世間絕色,可與眼前女子相比起來,昔日的絕色就像是草雞般,不堪入目。
  紫光繞體,妖媚天生,如仙如妖,玉肌雪膚,一顰一笑之間,萬媚滋生,若不是通體激蕩的尊王之威,還會誤以為是九天謫仙臨塵。
  不好火烈尊者,就連上海都禁不住一愣。
  不只是境界上的突破,此刻的紫狐樣貌比以往更加精緻,氣質也遠非以往所能相提並論。
  “我美嗎?”紫狐嫣然一笑。
  “美!”
  上海下意識頷首。
  紫狐笑得更加動人了,就在下一瞬,她已出現在上海面前,並跳入了他懷裡,性感誘人的紅唇,在耳邊輕吐,“謝謝你!”聲音不僅嬌媚,而且還帶著絲絲的糯感。
  這一舉動,倒是讓一旁的金魔尊王和火烈尊者愣住了。
  身為尊王的紫狐,竟主動跳入上海懷裡,這實在有些超乎二人的想像之外了。金魔尊王倒還好,活了近三千年,已經看透了不少東西,倒是沒有過於吃驚,倒是火烈尊者頗為震驚。
  尊王是何等人物?
  可以說是東荒之中位列頂峰的強者了,聖主不出,尊王為尊。在火烈尊者的猜測中,兩位前來的尊王應該是上海背後潛在勢力派來的,無論是身份地位都在其之上。
  畢竟,這是強者為尊的世界。
  可是!
  眼前的一幕,卻顛覆了火烈尊者的猜測。
  與金魔尊王稱兄道弟也就罷了,連前來的女尊王,竟然都與上海有著極為特殊的親密關係,而看二人的模樣,就像是道侶。
  啪!
  上海毫無顧忌的拍了一下那動人無比的挺翹,道:“這個時候還跟我客氣?”說話間,禁不住笑了笑。
  紫狐略帶嗔怒的瞪了上海一眼,卻是沒說什麼。
  這一舉動,令火烈尊者僵住了,旋即不由一陣面紅耳赤,趕緊移開目光,但是眼中的震驚卻無以復加,雖然二人的舉動是在打情罵俏,但上海竟然佔據著主導的位置……
  連尊王都被其所駕馭,此子今後還有什麼不能駕馭的?
  當下,火烈尊者為自己之前的選擇感到慶幸,在金器世家他是尊者,地位不低,但是在金器世家的嫡系眼中,他始終是外人,永遠都不可能達到核心的位置的。
  可是!
  現在一切都重新開始了。
  對於未來,火烈尊者初始還頗為迷茫,現在他可以肯定,只要上海成長下去,他日絕對會更強,如今,二人的命運已經聯繫在一起了,上海越強,他今後的成就才會越高。
  脫離出金器世家,火烈尊者沒有再感到後悔,甚至在考慮著,要不要聯繫幾位相交極好的大人物。
  “金魔尊王!”上海放下紫狐後,望向金魔尊王,拱手說道:“多謝尊王此番相助。”
  “林兄弟,你我共同經歷諸多,何須如此客氣,也無需喊什麼尊王閣下之類的,你我就以同輩相交,我年長你些許,就厚顏為兄了,若不嫌棄,就喊聲大哥行了。”金魔尊王豪爽的擺手說道。
  “大哥!”上海笑著點頭,二人對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對於上海,金魔尊王不僅是感激而已,之前相遇,之後又被其所救,這份恩情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所以二人沒必要多說什麼,這天然的默契感,自然就讓二人更加親近了幾分。
  這是男人之間的兄弟情義,無需多說什麼,也無需兒女情長之類的話。
  “大哥!不知你有何打算?”上海不由問道。
  “打算找個地方休養一段時間,順便將這段時間的感悟體會一番,這一次死而復生,感悟良多,說不定有機會……”金魔尊王說道。
  “大哥是要踏入聖主境界了?”上海訝然道。
  “哪有這麼容易,如今只是感悟了一些金屬大道規則,要突破到聖主境界,必須得規則大圓滿才行,屆時才能衝破天道桎梏,與天地並齊。”金魔尊王微微搖頭道:“當然,也不是沒有機會,至少這一次生死際遇,讓我看到了一絲契機,能否把握住,還得看以後。”
  “嗯!希望大哥能夠抓住契機,一舉成為聖主。”
  “哈哈!承你吉言。”
  金魔尊王爽朗一笑,旋即說道:“近日反正也沒事,不如去你那坐一坐,可能要打擾你一段時間了。”
  “大哥願意來,小弟自然是歡迎之至!”上海目光閃過欣喜。
  雖然說是坐一坐,但他卻是知道,金魔尊王是打算幫他坐鎮撐腰,在這個關鍵時刻,有金魔尊王在的話,對上海來說,三大聖地和金器世家,多少都會顧忌一些。
  至於紫狐,上海沒有去問。
  身為守護者,紫狐是不會跑太遠的,而方才二人已經傳音過了,那件傳承古器還未完全煉化,紫狐只是恢復了巔峰時期的修為罷了,不然曜日尊王絕對不會是受傷那麼簡單。
  有金魔尊王和紫狐二人在,金器世家的另一位尊王也沒過來,自然也沒膽子再跑來。
  隨後,上海也了解到了當時的情況,小獸帶著秘庫內的所有金器之物前往金屬球的時候,遭受到了另一位尊王的阻截,還好小傢伙聰明,將霸王龍收了起來,並將自身氣息隱蔽了。
  小獸本身氣息就弱,再加上隱蔽之後,位於浩瀚的虛空中,那一位尊王根本就無法尋到。
  或許是擔心小獸跑掉去找尋紫狐,那位尊王將那一處的虛空禁錮了,而人則守候在外,豈知,小獸已經趁機鑽入到了金屬球內,將所有金器之物全部丟了出來。
  金器世家秘庫內,不止有諸多法器和寶物,還有大量的煉器材料,這些材料都蘊含著濃郁的金屬大道,而且有不少東西是金器世家歷經千辛萬苦尋來的,其中就有萬年神鐵芯等物。
  隨著大量器物被化去,金屬大道補充之下,金魔尊王恢復速度增長了百倍左右,只是一刻鐘左右的時間,就完全恢復過來了,連意識也在滋生,大約花費了近一個時辰才徹底恢復。
  等到那一位尊王發現的時候已經遲了,金魔尊王用自身所化的金屬球,將此人禁錮了起來,當然,也僅僅只是禁錮而已,要滅殺此人並不容易,畢竟對方也是一位尊王。
  在得知上海有危險後,金魔尊王也顧不上那一位尊王,當即全力趕來了此地,至於紫狐,則是感知到上海有危險,才破碎虛空而來的。
  兩位尊王到來,已經耗費了不少心神和威能的曜日尊王,根本不是二人的對手,加上之前受了傷,被紫狐一擊拍得吐血後,才不甘的遁離此地。
  事情大概告一段落了,上海帶著一行人前往了極境之地。
  “這就是極境之地?”
  金魔尊王掃視著周邊,“果然如同傳聞中的一樣,此地是被遺棄之地,四周封絕的大陣天勢,內外為陽極陰負,若是我等踏入,可能這輩子都出不來了。”
  “沒錯,所以只能讓大哥等人在外暫住了,可惜此地貧瘠,沒有古城盤踞。”上海有些尷尬道。
  本是邀請金魔尊王等人前來坐鎮,卻不能讓他們進去。
  “兄弟無需客氣,聽說兄弟建立了一個宗門,名為昊天聖宗?”金魔尊王不由問道。
  “小打小鬧罷了。”上海笑了笑。
  “以兄弟才能,豈會是小打小鬧。既然兄弟建立宗門,那麼大哥就隨一份禮吧。”
  金魔尊王說話間,取出了一顆金色的珠子,只見在這顆珠子內,蘊含著一座巨大的宮殿,上方密佈各種道紋,足足有上億之多,赫然是一座強大的宮殿。
  “大哥,這是……”
  “不落古殿。”
  “不落古殿……”火烈尊者面露驚色,道:“金魔尊王這份禮還真夠大的,竟贈送一座不落古殿,此物在中荒也是極為搶手的,價值不弱於一件普通的道器啊。”
  “大哥,此禮太重了……”上海趕緊推脫道。
  “哎!這是隨禮,你必須收,這座古城其實價值也沒這麼高,因為它是一座空殿,裡面的佈置,還得由你自己來,不過,此物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隨時收納取走。再說了,你建宗立派,豈能沒有宗門?”
  “好吧!多謝大哥。”上海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取過珠子後,隨手輸入威能。
  轟……
  一座寬達十里的宮殿橫立在百丈高空之中。
  就在這時,籠罩極境之地的天地大勢竟然動了,山川河流竟不由自主的移動了起來,原本孤單橫立的宮殿,瞬息被納入其中,與這一片天地大勢融為了一體。
  如此異象,連金魔尊王和火烈尊者都驚住了。
  “兄弟!看來你這昊天聖宗有大運啊,立宗之日,這宗門竟融入了極境之地的天地大勢之中,以這大勢之威來看,縱使是我全力出手,也未必能夠將你的宗門撼動分毫。”金魔尊王笑道。
  火烈尊者也笑容滿面的連連點頭,以他們的境界修為,自然看得出來,不落古殿融入天地大勢之中,就等於多了一層強大的防禦,只要這天地大勢不滅,古殿就不會被毀掉。
  宗門不可撼動,才是一個宗派立足之本,有了這座大殿存在,昊天聖宗他日將會飛速發展。
  隨後!
  上海傳音給了枯髮長老等人。
  很快!
  一批五行族趕了出來,枯髮長老等核心都在內,還有三位妖王也帶著一些妖族強者出來了,當看到不落古殿的時候,都禁不住大為震驚。
  至於剩下的安排,上海交給了枯髮長老。
  火烈尊者和金魔尊王,自然是住進了不落古殿內,一切事宜安排好後,上海準備開始閉關一段時間。
  與此同時!
  在距離極境之地東面萬里外的虛空被撕裂了,三道人影破空而出,這三人穿著萬罡殿的大執事服飾,尊者的氣息暴露無遺,在這三人身後,緊隨著兩百金甲衛士。
  “萬罡殿令!棄徒上海接令。”為首者面沉如水,聲音帶起陣陣波瀾,延綿至萬里之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