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花楼信息

金魔尊王與上海相談甚歡,偶爾閒聊幾句後,聊起了修煉之道,不得不說,擁有著近三千年的修煉經驗,在談到修煉之道的時候,金魔尊王娓娓道來,從淺至深,令上海收穫頗豐。
  而上海不時道出的一語一言,也被金魔尊王傾聽入耳中,時而沉思,時而驚醒恍然。
  至於一旁的火烈尊者,默默聽著二人的交談,能夠聽到尊王講述修煉經驗,這可是極為難得的機會,而且金魔尊王還如此毫無保留,這讓火烈尊者禁不住心生感嘆。
  昔年在金器世家,縱使尊王講道,也是走走過場罷了,所說的道也有所保留,不會像金魔尊王這般講得如此細緻。
  尊者與尊王雖只有一個層次之差,但在境界和大道上的掌控,卻相差得非常大,更何況金魔尊王成名多年,修煉如此長的時間,對大道的領悟,遠非是火烈尊者所能夠比擬的。
  能有幸聽聞金魔尊王如此細緻的講道,對火烈尊者來說,實在是頗為難得。
  金魔尊王也就罷了,畢竟修煉了近三千年,可在上海說出的一些對自身大道的體悟的時候去,卻讓火烈尊者頗為震驚,雖然有些很粗淺,但卻比他之前領悟的還要深。
  而且,上海不時冒出一句深奧晦澀的話,更是讓他沉思許久,若有莫名的體悟。
  “宗主,莫非您所說的是聖主留下的傳承……”火烈尊者想起了什麼,禁不住開口問道。
  “有一些。哦!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火烈尊者你應該知道,昔日我與玄天聖主前輩有些許淵源,其實他並未給予我其餘傳承,只是將他的大道傳承了一部分給我。”
  “玄天聖主的大道……”不止是火烈尊者,連金魔尊王都禁不住雙眼一亮。
  聖主的大道!
  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只有各大聖地才會存有聖主大道傳承,不過經過長年累月的消耗,已經不全了,再加上後人在傳承之時,難以闡述出聖主大道真正的奧妙,以至於聖主傳承缺失不少。
  而像上海這般,能夠擁有真正的聖主大道傳承者,世間難尋。
  對於一般修煉者而言,聖主大道功用並不是很大,但對大人物這等層次來說,可是驚世秘寶了,特別是金魔尊王這等踏入了頂峰的人物,更是對聖主大道有著莫大的需求。
  “大哥,火烈尊者,這兩個玉簡有當日玄天聖主所傳的大道,有一些我無法理解,只能篆刻在上方,可能會導致道韻削弱。”上海取出了兩枚玉簡,這是他之前就準備好了的。
  “兄弟,聖主傳承的大道乃是予你的,你如今傳給我等,這與理不符……”金魔尊王有些猶豫。
  “大哥多慮了,玄天聖主並未說我不能傳給他人,更何況聖主大道無法言傳,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刻錄進去的,與完整的大道比起來,相差甚多。而且玄天聖主所修的乃是木屬大道,所以二位可以觀摩一番,或許會有所收穫也說不定。”上海笑道。
  說是如此說,但金魔尊王是何等人物,自然清楚這聖主大道的貴重,縱使不算完整,但也是驚世秘寶了。
  “為兄就不客氣了。”
  金魔尊王倒是爽快之人,當場接了過來,眼眸中透著欣喜之色,聖主大道對如今的他來說,可是頗為重要之物,因為他正處於一種若悟不悟的狀態,有了這聖主大道,至少給了他借鑒的路子。
  “多謝宗主!”
  火烈尊王面露喜色,雙手接過了玉簡。
  沒想到,才剛加入昊天聖宗,就獲得瞭如此貴重之物,看來上海所言不虛,只要有肉吃,都會分出一部分來,這等待遇,金器世家能給予麼?根本就不會給予,像聖主大道這等傳承,金器世家基本都只會傳給嫡系,最多分出一小部分給招募來的強者罷了。
  “火烈尊者聽令!”上海忽然正色道。
  “在!”
  “從今日起,命你為昊天聖宗副宗主,我不在之時,由你代管一切事宜。”上海說道。
  “是!”
  火烈尊者一怔,旋即面露狂喜,趕緊應聲。
  副宗主之位啊!
  雖然此刻的宗內只有他們二人,但火烈尊者見過五行族的年輕一輩,都是資質極高的可造之輩,而且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調教,在忠誠度上絕對沒有問題,現在欠缺的只是時間來培養罷了。
  代管一切事宜,也就是說,上海不在的時候,火烈尊者可以全權決定,這幾乎等於是完全信任於他了。
  “萬罡殿令!棄徒上海還不快出來接令!”一道如洪雷般的聲音從天際處傳來。
  金魔尊王雙眸猛地綻放出冷芒,關於上海被萬罡殿的殿主一令驅逐之事,他方才已經聽聞了,原本還有些惱怒,欲要前往南荒給上海討個公道,但卻被勸了下來。
  如今!
  萬罡殿竟還派人前來,而且還名言棄徒,而且,今日正值昊天聖宗的立宗之日,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都讓金魔尊王心頭頗為不忿。
  “哼!還敢派人前來,兄弟,大哥替你打發掉他們。”金魔尊王冷哼了一聲。
  “宗主!來者實力不弱,我跟隨尊王去看看。”火烈尊者臉色也沉了下來。
  “慢!大哥,火烈尊者,你們二人先稍候片刻,我去看看他們到底有何事。”上海站了起來,神色依舊如初。
  被萬罡殿驅逐一事,他雖有些惱怒,但後來想想也就無所謂了,唯一麻煩的就是得想其他辦法獲得那兩層天罡神訣。
  “行!”金魔尊王遲疑了一下,微微頷首。
  雖然上海不過天道巔峰的境界,但真正的實力能夠與大人物對抗,只要不遇到強絕的大人物還是能夠應付的,再加上來的不過是三位尊者而已,縱使相隔萬里之地,只要他願意,轉瞬就能到達相助。
  沒有多說什麼,上海獨身一人掠向了萬里之外。
  萬里處!
  三位萬罡殿的尊者臨空而立,這三位尊者都頗為陌生,上海從未見過,這倒也不奇怪,萬罡殿的大人物諸多,他認識的也不過才一小部分而已,大部分沒見過是正常的。
  “不知三位前輩有何事?”上海拱了拱手。
  “棄徒上海,還不跪下聽令?”為首的尊者斷然喝道。雙目死死盯著上海,眼眸透著一絲怨怒。
  唰……
  兩百金甲衛士橫列,宛若神兵天降般,一個個目露肅然和堅毅之色,雖然都只有天道境界的實力,但全部釋放開來,卻比三位尊者帶來的氣勢壓迫還要可怕得多。
  修為不高,心智稍弱者,恐怕都會被這股氣勢攝得渾身顫抖。
  上海怡然不動,淡漠的看著這兩百金甲衛士,連尊王的氣勢他都不懼,更何況這些金甲衛士。
  “大膽!萬罡殿令在此,還不快跪下?”另一位藍袍尊者怒道。
  氣勢狂湧而出,宛若深淵蛟龍席捲,瞬息拍在上海身上,只聽到嘭的一聲巨響,虛空被震碎了,但上海卻依舊位於原地,沒有絲毫的動彈,哪怕是連眼睛都沒眨上一下。
  竟擋住了……
  三位尊者心下微驚。
  “三位!在下已被萬罡殿驅逐,就已經不算是萬罡殿之人了,你們所持的萬罡殿令,與我有何關係?”上海漠然的望著三人。
  “你竟敢無視萬罡殿令……”
  方才那位藍袍尊者震怒不已,身為萬罡殿欽定的使者,前來給一位棄徒頒令,往日哪一位不是畢恭畢敬的,不敢反駁半句,而上海不但反駁了,還如此大言不慚。
  “行了!與此子爭論有何意思。”
  為首的灰袍尊者擺了擺手,深深的看了上海一眼,道:“棄徒上海聽好了,萬罡殿主有令,你已被驅逐出萬罡殿,昔日在殿內所獲之物,包括功法一一返還,還有,你所修的靈識之法,乃是我萬罡殿秘法,不得外傳,必須得全部剝回,你是自行廢除,還是讓我等動手?”
  上海波瀾不驚的眼眸透出一抹怒色。
  原本還以為是什麼事,沒想到這萬罡殿的殿主竟對自己趕盡殺絕了,驅逐也就罷了,還派人來剝奪自己的靈識之法。
  靈識之法早已修入識海之中,與靈識並存,若是剝奪的話,自身的罡識就會全部消失,等於一切都只能從頭開始,這幾乎相當於將一位修煉到高深境界的強者打落回了原地。
  而且!
  看萬罡殿的模樣,不止是要剝奪自身的靈識修為,還有上海本身的境界的意思。
  “萬罡殿所獲之物?那些材料乃是我自己所獲,至於功法,我從未修習過你們萬罡殿任何功法,無論是境界修為還是靈識之法,都從未獲取過。”上海直言說道。
  “竟還敢抵賴!”
  “你以為本尊會相信你的話?以你這般年紀,就修了這一身修為和靈識,若沒有我們萬罡殿的鼎立相助,你能達到這般境界?剝回你的功法和靈識之法,已經算是殿主大赦了。”
  “好一個殿主大赦!你們萬罡殿給予過我什麼?功法和靈識之法?笑話,我從未修過,至於我所具有的靈識之法,乃是出自天罡宗,與你們萬罡殿有何關係。行了,三位可離去了,不送。”上海惱怒的甩了一下衣袖。
  三位尊者頓時臉上掛不住了,區區一位天道巔峰境界的高人,竟給他們擺這般臉色。
  “與此人多說無益。”
  “既然不肯自己動手,我等就出手剝奪,諒他也不敢多說什麼。”三位尊者對視了一眼,旋即眉心齊齊跳動,只見三股恐怖的靈識波動湧出,三道靈識迅速化為了三種器物。
  分別為刀、琴與箭。
  這三位尊者使用的乃是中階的靈識之法,而且三人一起出手,沒有任何保留,特別是為首的那一位,特意加大了一點靈識之威。
  三位尊者同時釋放出靈識之法,哪怕是同境界的尊者也得為之色變,用來對付區區一位天道巔峰的高人,已經算是頗為高看對方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